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首席视点 > 国际视点 > 国际直播 >  正文

俄罗斯副财长:新兴市场须集中精力进行结构改革

2014-3-3 18:18:50      来自:益盟财经

[导读]

    不久前新兴市场还被称为全球经济发动机,但如今却又成了全球经济担忧的主要来源。自1月下旬以来,新兴市场正在经历自去年5月以来的新一轮大规模动荡。这一次,又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在俄罗斯联邦财政部副部长阿列克谢·莫伊谢耶夫(Alexsey Moiseev)看来,去年夏天的市场动荡就是美联储撤出量化宽松(QE)给新兴市场的一次“彩排”,如今真的开始逐步退出,新兴市场已经更有准备。
    莫伊谢耶夫不久前在中国香港召开的亚洲金融论坛期间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的专访。他强调,今年全球经济的最大风险并非美联储退出QE,而是新兴市场自身的结构性问题。必须高度集中精力进行结构改革,增强竞争力,才能避免陷入危机。
    俄罗斯应对QE退出
    第一财经日报:对于2014年全球经济的最大风险,在美联储退出QE、中国经济硬着陆、新兴市场经济结构性问题、欧洲再次陷入主权债务危机的选项中,你认为最大风险是什么?
    莫伊谢耶夫:多数人认为是美联储退出QE,但我认为是新兴市场经济的结构性问题。我认为现在新兴市场存在一些自满情绪,人们以为当美国经济开始加速、欧洲经济逐渐复苏之后,新兴市场对发达国家的出口会增加,就能够回到过去那样的好日子。这种想法是非常危险的。作为新兴市场国家,我们必须高度集中精力进行结构改革,增强竞争力,才能避免陷入危机。
    日报:总体来说,你对今年的全球经济持乐观、悲观还是中性态度?
    莫伊谢耶夫:我感到乐观。事实上,过去数月全球经济展现出向好迹象,且各国也已采取各项改革,因此我对今年的全球经济持乐观态度。
    日报:对于今年美联储将逐步退出QE,你认为俄罗斯做好准备了吗?
    莫伊谢耶夫:是的,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去年夏天的动荡已经为我们做了一次“彩排”,而且俄罗斯受到的负面影响并不大。市场对俄罗斯的投资较为稳定,兴趣也比较高。无论美联储做什么,市场投资者看到了我们的结构性改革措施,和国内市场的稳定性,所以我相信投资者会继续对俄罗斯保有信心。
    金融管制不能“半开半关”
    日报:自去年5月美联储暗示即将开始缩减QE以来,新兴市场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资金流出和货币贬值。但俄罗斯受到的影响并不大。这其中的原因是什么?
    莫伊谢耶夫:的确,俄罗斯相比其他很多国家来说都要“免疫”。因为俄罗斯金融市场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已经遭受了重创,这段经历告诉我们,金融管制不能“半开半关”。要么就完全关闭资本账户,不让汇率自由浮动,要么就全部放开。如果全部管制的话,那当然经济就与外界绝缘,不会在乎外面发生了什么。但如果全部放开,那么就会受到国际危机的冲击。在2012年下半年,欧债危机恶化的时候,欧洲地区的每个国家都受到了影响,俄罗斯也是。因此我们意识到,一旦开放资本账户,就一定要同时让汇率自由浮动。当投资者意识到,汇率不再能保护他们的时候,就会更加严肃看待风险,因为他们不再获得政府的“免费对冲”。俄罗斯过去就是半开放、半管制的状态,制造了监管套利空间。尽管这一次许多亚洲国家都选择干预汇市,但经验让我们觉得完全灵活的汇率对于经济和金融市场有更多好处。
    日报:但这不会导致俄罗斯遭遇额外的资本流出吗?
    莫伊谢耶夫:俄罗斯在过去二十年内的每个季度几乎都是资本净流出,但我们基本上就是资本输出国。这对于一个主要大宗商品输出国来说也是自然现象。如果看一下出口,我们也有着很大的经常账户赤字。当然,随着商业环境改善,我们希望资本能够留在国内,让经济运行变得更高效。与此同时,并没有出现破坏性的资本流出。而且我们发现,通过管制让这些资本留在俄罗斯并不一定是好事,第一,这些资本总会找到途径流出去;第二,很多资本是俄罗斯企业在国际化过程中试图去国外投资;第三,如果硬把这些资本留在国内,可能会导致宏观经济失衡。会让资本流向低效率的投资,导致资本错配,甚至可能引发房地产等资产泡沫。
    日报:在汇率方面,俄罗斯去年是否在汇率市场有所干预?
    莫伊谢耶夫:是的。尽管不控制汇率,但俄罗斯央行仍然有职责在出现汇率过度波动时进行市场干预。央行有一个波动范围(走廊),如果某一天,汇率突然出现大幅波动,超出了波动走廊范围,央行就会进行干预。(俄罗斯央行去年12月宣布,将卢布对美元与欧元的货币篮子的汇率波动走廊从原先的32.95~39.95扩大到33~44)。
    加速结构改革
    日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去年多次下调对俄罗斯2013年和2014年的经济预测。俄罗斯经济增速下滑的原因是什么?
    莫伊谢耶夫:俄罗斯去年的经济下滑幅度令我感到意外。经济下滑这一事实本身是在意料之中,但我们没想到的是下滑速度如此之快、幅度如此之大。主要原因是,俄罗斯过去的增长模式不可持续。中国也表示正在转变经济模式,我们也是如此。而经济大幅快速下滑也敦促我们尽快改革。但目前我们的失业率很高,资本市场效率较低。即便我们投入大量资金刺激经济,也只会导致通胀而不是增长。因此我们首先要改革劳动力市场,同时确保资本市场更加高效。所以我们正在进行结构改革来解决这些问题。从我的职责角度来说,我们已经进行了大量的金融改革,也取得了很大进展。因此我们希望经济增长能恢复到3%~4%的潜在增速,到2015年时能加速到5%。
    日报:你对俄罗斯今年经济增长的预测是多少?
    莫伊谢耶夫:今年我们预计经济增长仍然较慢,约在2%。这是全年水平,我们预计上半年增速可能会继续下降,但下半年会回升。
    日报:不仅是俄罗斯,其他金砖国家也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经济下滑。你预计金砖国家的经济增速今年能否稳定下来,甚至止跌回升?
    莫伊谢耶夫:金砖国家都是非常开放的经济体。我们与世界其他国家的贸易量很高,因此关联度也就很高。最近这次全球金融危机给我们的一大教训就是,尽管新兴市场已经成为世界经济举足轻重的一部分,它们仍然只占三分之一。当其余三分之二不增长的时候,我们也无法实现高速增长。因此我们希望欧洲能够重获增长,也很高兴看到美国经济加速。在当今世界经济中,没有一个国家能够独善其身。
关键字:
更多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