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首席视点 > 益财快讯 > 国内直播 >  正文

魔漫相机任晓倩:最火App背后的女人

2014-3-5 15:11:32      来自:益盟财经

[导读]

  作为2013年最火爆App的创始人,任晓倩拒绝赚快钱,想走一条更远的路。

  

  文 | 沈凌莉

  张小龙竖起了大拇指。

  2013年,任晓倩团队推出的魔漫相机创下单日新增300多万用户的记录,在80多个国家的App总排行里排名第一。微信老大张小龙惊呼:“你们的增长速度太刺激了!”也就是在2013年的下半年,魔漫相机在短短几个月内连续获得两轮投资。

  魔漫相机不是任晓倩团队开发出的第一款产品,但却是最接近她创业初衷的产品:能够帮助人们表达幽默和个性,给生活创造更多快乐。魔漫相机至今几乎没进行任何盈利方面的尝试,任晓倩的答案乍一听几乎理想化到任性,“只要能不收费就不收费。”

  减法减出来的爆款

  本来和团队说好,用户突破100万,就带大家到五星级酒店暴撮一顿。可还没来得及准备,这一刻就始料未及地到了。任晓倩向团队成员一公布,大家有点傻了,此时距离这款产品正式上线还不到30天。

  魔漫相机在2013年推出。6月份先推出Android版本,9月份推出的iPhone版本在第4天就登顶App Store免费榜。上线6个月,注册用户达到6500万。

  这样爆发式的数据使人们对魔漫相机的赞誉和不解齐飞。图片处理类软件,为什么单单它突然火成这样?有质疑者猜测,要么数据掺假,要么其实是花了大钱做了推广。也有人担忧,会不会火一把就死?

  “魔漫相机现在6500万用户,海外用户占一半,这里是完全没有任何手段的,我不可能影响那么多国家、那么多语言、那么多的人。”被问得多了,任晓倩就这么解释。这个增长的速度让他们没想到,但为这个目标,他们其实准备了5年。

  5年来,很长一段时间,她和合伙人自己养着团队。在做出魔漫相机并在其火爆之前,投资人是很有顾虑的,不仅因为这是一种新的模式,任晓倩甚至感觉到,这与她女性创始人的身份也有关系。

  魔漫相机不是任晓倩团队做的第一款产品。2008年,公司初创时的业务主要是制作个性化漫画礼品,然后卖给国内大型国企和外企。2010年时,任晓倩争取到上海世博会做个性护照的机会,但当时的技术还是比较依赖手工绘制。世博会上巨大的客流凸显了当时的技术瓶颈。“太慢了!”这逼着他们尽快寻找技术突破。

  那段时间他们疯狂地进行技术改进,终于把个性化护照制作的时间从10分钟缩短到10秒、5秒,完全自动化。

  这时,任晓倩做了一个决定,停掉线下业务,转向2C模式。相对于2B业务几千万元的天花板,2C业务的想象空间显然是更大的。任晓倩开始考虑开发App,用软件的形式实现傻瓜化的操作,使用户自己就可以制作漫画形象。

  但这一步跨得太大。

  他们随后推出了两款产品:漫画微博、小人儿说。现在来看,这两款产品的技术都还是很超前的——都是把语义转化成漫画的手机客户端。比如,用文字或者语音输入“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客户端就产生符合语义的漫画。他们还凭借“小人儿说”这款产品,获得了《创业邦》杂志举办的创新中国2013春季赛总决赛的“创新之星”大奖。

  这两款产品听起来都很美,但结果是用户并不买账,反响平平。后来总结出原因:技术难度太大,实现效果不够丰富,用户操作也并不简易。

  在后台实现上,这两款产品其实是将人像转化成漫画的技术和语义识别技术叠加在一起。既要有丰富的漫画素材,还要把语义和漫画对应起来,再把人像转化成漫画。这几项技术还都需要他们自己开发。而且,由于叠加,受限于目前语义识别技术普遍的发展水平,人像转化成漫画的技术不能充分发挥出来。

  于是,任晓倩决定往回收一收,立足最基本的图形制作需求,集中于人像转化成漫画的技术,开发魔漫相机。团队把主要研发精力放在提供丰富、精美的漫画素材,简化用户操作上。

  “我们开发产品的思路是做减法。最开始是希望能让用户更多地发挥创作积极性,结果做得像一个专业软件,其实增加了用户操作的难度。所以魔漫相机就做得非常简单。”任晓倩说。

  一减就到极简。魔漫相机的1.0版本只有15张素材图。

  做减法的不光是产品,还有任晓倩自己。“这5年间,我也曾反复想过要怎么赚钱,讲投资人愿意听的故事。但这个时候我反而更迷茫,不知道未来会成什么样,因为我感觉离我的创业初衷越来越远。所以当我回归到我要成为谁,最初创业的原因是什么,而不是看别人认同的模式、方向的时候,我反而觉得清晰了。”

  赌场里确定的创业方向

  在回国创业初期,任晓倩拿到过一笔天使投资。直到魔漫相机迅猛增长之后,2013年下半年,才又相继有两轮融资进入。“在移动互联网行业,女性创业者不太多。这个时候最好忘掉你的性别,把自己当成一个透明的、追求梦想的人。超越性别的内心力量会影响到别人。 ”任晓倩说。

  如果硬要划个圈子,从学习经历上,任晓倩应该属于艺术圈,但她与这个圈子背道而驰。她3岁开始学习油画,大学时考到中央工艺美院学习平面设计。“我是一个逻辑思维很强的人,理科成绩也不错,因此我不太适合当一个纯粹的艺术家。”

  平面设计的学习让她开始频繁地接触电脑设计,这种具有颠覆性、能快速看到效果的技术让她非常着迷,也为她一直以来的困惑提供了一个解答,“我就算成为顶级的画家,也只是限于自我表达,给小众的人群欣赏。但如果能把艺术和技术结合,让艺术被更多的人接受,它也许能影响人们的生活方式。”2004年,任晓倩到加拿大念软件专业研究生。

  任晓倩的家境不错,但她在加拿大没有花父母的钱。一方面有奖学金,另一方面她很快就找到了工作。并在两年之后,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

  她到加拿大做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为北美沃尔玛做个性化礼品定制系统的公司里做设计。那时,她刚到加拿大不久,还没有工作签证。她拿着自己的作品去应聘,还提出可以不要薪金。对方很欣赏她的艺术功底,给了她offer。这个工作需要一些编程的能力,任晓倩晚上回到宿舍,开始自学编程。一两个月之后,已经完全能应对工作中的编程需要。到加拿大半年之后,她顺利地拿到了工作签证。

  这份工作让她了解到个性化礼品定制的巨大市场。2006年,任晓倩在加拿大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专门做沃尔玛个性化礼品制作的设计环节。这个过程,也让她发现了潜在的机会。那时,沃尔玛最火的技术就是把真人的脸嫁接在一个卡通的身体上面,但任晓倩觉得出来的图像效果并不十分好看,“因为照片太真实了,印出来也比较灰暗。我当时就想如果插画更卡通、更幽默,市场可能会更大。”

  其实在当时,任晓倩还可以有其他的创业选择。比如留学咨询,这是2008年前后,在金融危机下依然坚挺的一个行业,可见需求有多大,而且任晓倩在资源等各方面都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做这件事。但是她没有选择这个方向。“我一直都特别想创业,觉得只有这样,才可能超越我的父辈。”她想做一件全新的事情,做变革者。

  2008年,任晓倩在国外遇到了现在的合伙人黄光明。后者精通计算机技术,在国外学习、生活了20多年,在硅谷的创业环境中待了6年。

  任晓倩说:“我知道他也一直特别想创业。”于是,两人的合作在国外一家赌场里敲定了。

  因为赌场是24小时营业又免费的地方,他俩就约在那里聊了很久。任晓倩当时特意拿了一幅挺漂亮的图对黄光明讲:“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每一个人都可以创作出这样的作品,而且每个人自己都可以是其中的一个角色?”

  这个目标让黄光明动心,“我以前在微软工作过,做过很多诱人的大项目,但风险大,成功几率小。一些面向大众的小项目能解决实际需求,成功几率反而比较大。”于是,2008年,两人回国,合作创业,创立了百舜华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目标就是做可以将真人图像制成幽默漫画的产品。

  技巧都是浮云

  很多人都想知道他们到底用了什么妙招,让一款App火到如此地步?也有质疑,这个产品能火多久?任晓倩几乎都回归到创业初心、做产品的本心来面对这些问题。

  魔漫相机的迅速火爆,有些出乎意料,但并没有造成措手不及、手忙脚乱的局面,“只是把原计划中新功能推出的时间节点提前了,需要提前释放出来。”任晓倩说。

  2013年11月,魔漫相机推出动态漫画功能。这个功能其实早在2012年就已经开发出来了。其他的功能也一样,至少保持着一年的提前量。

  “按照现在这种快速发展的状态,我觉得我们现在必须要保证有两年的开发提前量。同时,随着4G的出现、硬件的进化,魔漫相机的功能设计也在随之调整。”任晓倩说。

  他们之前做小人儿说,虽然市场效果不理想,但获得了多项技术专利,实际上在技术能力上做了储备和检验。同时,从2008年以来,无论是手绘还是自动化,其实在漫画素材上也已经做了大量积累。因此,能支撑现在的超前开发。

  但有了之前的教训,魔漫相机的新功能几乎是踩着用户的需求点陆续推出。在魔漫相机团队内部有一个小组专门负责收集用户反馈,通过App上的反馈功能和官方微博采集用户的意见。他们尤其注重核心用户的声音,比如“90后”用户。

  魔漫相机的推出和功能更新是Android版和iPhone版并行推进、交错更新,这两个市场之间也在相互刺激。

  这是个意外的收获。任晓倩事后总结,他们在根据用户反馈做功能更新的时候,可能恰好把握住了一个很好的节奏,在一定程度上产生了饥饿营销的效果。

  安卓市场因为手机等机型版本太多,所以总是尽可能频繁地发布新功能,尤其在早期做到了这一点,所以比较容易排在前面。这也给iPhone用户带来了期待;而iPhone版本因为审批的时间较长,新功能推出很难快起来,所以他们非常重视App Store一年两次的加急机会,总会把它用在比较关键的时候。

  同时,尤其在排名出现可能下滑的迹象时,他们及时发布新功能来撬动增长,可以更好地保持排名成绩。这在iPhone市场尤其重要。魔漫相机iphone版本的多语言、本地化大多就是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上推出的。

  但对用户需求的拿捏并不是每次都会那么准确,尽管已经有小人儿书的经验在先。“产品研发时考虑特别周全,给用户过多的选择,其实往往会落入陷阱。因为当用户看到多个选择以后可能反而倒什么都不用了。因此,最好是用户想要1就只给1,简单直接。”

  于是,遇到被要求分享经验的场合,任晓倩总是特别谨慎。“在操作层面,涉及战术方面的事情,根据具体情况会有不同的方法,而有时这会是把双刃剑”,所以她更愿意去讲做产品的初心、讲创新。

  很多人说,这太虚了。但她觉得,这是一切方法论的根源。“一年前,我还会讲技巧,但后来发现它最终可能只有20%的效果,而且不长久。反而你的原始动机会感染更多的人。我觉得真正能做成一个大事情的人,是一个变革者,而变革的力量从哪里来,只有你自己知道。”

  能不收费就不收费

  任晓倩以一种看似近乎全然感性的方式在做商业。

  她用表达初心的方式去和用户沟通。当魔漫相机在海外80多个国家排名第一的时候,一些对中国App不了解的国外用户怀疑魔漫相机是个病毒软件,所以选择卸载。当时,任晓倩就在App里附了一段话,大意是:我们是一群年轻的艺术家和开发者,只是怀着一个最纯真的梦想,希望把快乐传播给世界的每一个人。为此,我们也在快乐地工作着。她感觉,这段话让一些用户愿意尝试着接受魔漫相机。

  魔漫相机火爆之后,很多人提出,没盈利模式,叫好不叫座。

  魔漫相机也曾设想过尝试付费表情模式,这在海外市场并不是一件难事,也已经被Line证明是一个可行的方式。他们甚至都已经想好,魔漫相机的表情将分为付费的和免费的,付费表情集里的背景素材比免费的要更多样一些,每个集合国内定价6元,海外版1美元。

  但这个想法后来也没有实施。原因是国外的用户对中国的App的信任度不够,有些人甚至认为中国的付费App会趁机盗取他们的信用卡信息。所以,任晓倩决定,拿掉收费,“就做一个单纯的创造快乐的产品就好了”。找上门来的植入广告的需求,更是在一开始就pass掉了。

  包括现在,也还有很多淘宝店主使用魔漫相机来为自己的顾客制作个性化产品的图案。为此,很多人建议,可以设定一些收费或者注册门槛,但任晓倩没有采纳。“我觉得挺骄傲的,因为我为一个行业提供了价值。我就是想体现这种快乐带来的价值,这个钱是不是我赚的都无所谓。”她甚至把附在效果图里的魔漫相机字样水印也去掉了。“我可能不是一个很成功的商人,我只想做这么一件事儿,就是追求梦想,这个价值可能超越时代和技术变迁,有一天你会看到。”

  黄光明对魔漫相机的理解以一种更为理性的方式表达出来,“魔漫相机不是活动,而是一个产品。从产品思路考虑发展,这必然是一个连续性的过程,我们也不会做一件事到此为止的。活动型App像游戏,在目标完成后就没有后续的需求了,或者就是某种商业活动的App化,时效性、阶段性很强;而产品性质的App可以满足人们在生活中的长期需要,并且有很强的延展性和衍生性。”

  2013年,魔漫相机在苏州和杭州开设了线下店。任晓倩的另一位合伙人对线下业务非常有经验。于是,有人认为魔漫相机要走线上和线下结合的模式,把线下作为一个变现盈利的方式。

  “魔漫相机的线下店只是体验店,借此最直接地去面对用户,了解用户的需求、感受和想法,并没有考虑线下是一个商业模式。魔漫相机最主要的部分还是线上。”任晓倩强调,“很长一段时间,我希望只要能不收费就不收费。”

  魔漫相机总是被拿来与百度魔图、疯狂猜图、Instagram等图片应用类比。显然,这一类产品的火爆证明,单纯自拍的应用即将过时,注重个人创造才是图片应用的趋势。

  任晓倩对魔漫相机的定位是,“就像打字、语音作为底层技术来满足底层需求,所有需要用图片表达的地方就可以有魔漫相机的存在。只是创造一个美好、快乐的图像世界,把这个事情做好就行。”

  这样的界定,显然比其他几款火爆一时的图像软件要更宽泛一些:疯狂猜图更像是在特定场景下的应用玩具,百度魔图更应该放在百度整个的图像技术类产品体系中考量,Instagram类应用依赖于或内或外的社交基因。魔漫相机显然更偏工具性,它不需要通过特定场景等来提炼需求,最后比拼的落点是功能、质量。

关键字:
更多

相关阅读

热门推荐